抗疫遇上抗议,美国何以成为混乱之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6-13 01:20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


抗疫未平,抗议又起。

超过11万条生命已经逝去,仍在继续的这场悲剧难道只是天灾?

谭主试着揭开这个谜题,之前的文章分析过早期检测失灵的问题。当白宫接过抗疫接力棒,乱竟成了主旋律:隔离迟滞、物资缺乏、争吵不断……

换个角度想想,2020年的美国,原本最重要的议程是总统选举。用选举逻辑理解防控,今天的乱局也就有了解释。

为什么迟迟没有隔离措施?

先来看看这张图。

整个2月,美国非常“平静”,但资深抗疫老将卡内瓦博士早早就开始不安。病毒的风险隐匿于无形,1月份他就拉起了一支队伍,专门向总统提出防控建议。

遗憾的是:

1月底,呼吁停课的时候,总统在忙。

2月中,建议实施社交隔离令的时候,总统在忙。

2月底,提出更详细隔离措施的时候,总统还在忙。

总统到底在忙什么?谭主数了一下,光是2月10日至3月2日,总统就举行了五次室内集会,每次参会者都达数千人。

总统忙着拉票的整个2月,除了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之外,美国没有发布任何旅行限制措施,近180万旅客自由地从欧洲多国抵达美国,他们成了纽约州大多数的早期病例。

专业的声音实在忍不了。2月25日,CDC一名官员公开向公众发出警告,疫情将在美国蔓延。“公开”,揭露了疫情的冰山之下,也打破了美国总统的生命线。

白宫生气了,白宫疫情应对小组的组长由阿扎变成了美国副总统彭斯,一众经济官员加入。

卫生官员发声要通过彭斯,经济保卫战开始了。

看来,美国不是相信平静,而是制造平静。

3月4日这天,副总统彭斯与主要航司的CEO们开了一场会。接着,彭斯召开发布会向全国宣告,国内和国际飞行都是安全的。

病毒不会说谎。3月之后,美国确诊人数几乎直线上升。3月9日,美股年内第一次,历史第二次熔断,美国防控措施自此才开始逐步出台。

2天后,美国宣布暂停与英国以外的26个欧洲国家间人员往来。

7天后,全国发布“隔离令”。

发出隔离令的这天,美国单日新增病例过千,一周后,单日新增病例过万。

一切已经晚了。按照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报告,如果美国在3月初就采取隔离措施,感染人数将减少100万,死亡人数将减少5.4万人。

现实没有如果,因为经济一直比人命重要

为什么最需要的地方没有物资?

还是先看一张图。

这是谭主请清华大学自然语言处理与社会人文计算实验室的朋友们做的,病例数在持续上升,白宫疫情应对小组口中的“不严重”次数也在上升。

真的不严重么?

3、4月份,美国多州的医院都在求救,纽约西奈山医院的护士们,甚至用垃圾袋作为一次性防护服。

#PPEforfrontiliners(为前线提供防护装备)一度成为医院求救的“暗语”。美国纽约州护士协会调查的3300名护士中,有64%个人防护装备不足。

最需要医学防护的人没有物资。谭主查阅CDC数据发现,到6月11日,美国有7.2万医护人员感染,383人死亡。

最缺物资的州同样没有物资。

伊利诺伊州确诊病例排名第四,该州的一名护士,被告知一只口罩要使用5天。她哭诉说:“作为战士,没有武器的保护,这场仗没法打。医疗工作者不应该在设备短缺的情况下无谓牺牲。”

伊利诺伊州并非没有向白宫争取。该州与其他三个民主党州曾向联邦政府申请50万件防护服,却只得到306件。

相比之下,佛罗里达州,确诊人数排全美第9,向联邦政府申请的物资连续2次被100%满足。

佛罗里达州特别在哪?是竞选。美国总统大选有12个摇摆州,共有151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率在这里势均力敌。其中,佛罗里达一州就占了29票。

1964年以来,在佛罗里达州的胜出者总是能登上总统宝座。2000年,这个摇摆州支持了小布什,2008和2012年投给了奥巴马,2016年,投给了现任总统。

地位实在特殊,佛罗里达州几乎有求必应。美国总统几乎每天都会和佛罗里达州州长通话。要防护物资,可以立刻满足,要复工复产,也立即采纳。4月18日,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解封,成为全美第一个推行复工的城市。

显然,并不充裕的物资并没有按客观需要来调配,因为选票比人命重要。

为什么抗疫一直在吵架?

这张图展示的是纽约州州长科莫在疫情期间的热度曲线。3月份,科莫一直在吵架。

谭主统计了一下,他至少公开指责了11次联邦,光是与总统的对骂就至少有7个回合。其中最著名的一句话是:“我们需要3万台呼吸机,但联邦只送来了400台!”

对骂非常吸睛,但这没能阻挡纽约州失控的疫情。全国的旅行限制和隔离令本来就晚,而纽约州的防控措施直到3月20日才开始升级。整个3月份,纽约州的确诊病例直线上升。

3月末,纽约州确诊病例达到了7万例,占到了全美的42%。自此之后,纽约州一直是全美疫情最严峻的州。

防控不力,争吵不断。这正是美国抗疫的一个切面,互相“甩锅”。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达巍一针见血。

3月中旬到3月末,总统还在社交媒体上多次责骂各州,其中提了6次各州州长。

最离谱的是,总统觉得弗吉尼亚、密歇根、明尼苏达三州防控措施太严格,还直接撺掇弗吉尼亚、密歇根、明尼苏达三大州的民众起来“造反”州领导。

耐人寻味的是,总统针对的州长全是民主党人。好端端的合众国抗疫,俨然演变成“共和党总统和他的民主党州长们”的闹剧。

这让谭主想起美国作家麦克马纳斯在《洛杉矶时报》专栏上写下的一句质疑:“重大灾难通常会让美国人团结起来,但为什么现在不是这样?”

有一个数据让人心惊,美国疫情最严重的5个州,纽约州、新泽西州、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马萨诸塞州,合计确诊93万例,占全美48%,病死6万人,占全美54%。这5个州,全是民主党铁盘。

当疫情悲哀地变成了两党政客的政治舞台,我们也终于能读懂各种声音之乱的原因。

发布会上的一声声“不严重”,物资分配不均导致的一声声求救,还有州与联邦接力式的“甩锅”和撕扯,无一不在说明,党争比人命重要

当政党利益成为首选,民众就只能靠自己的免疫力进行抵抗了,11万条原本鲜活的生命变为牺牲品,永远成了灰色。

这样的悲剧,还在继续。

  原标题:抗疫遇上抗议,美国何以成为混乱之源?

文章评论